卖了游戏账号又恶意找回,涉嫌盗窃罪

ysctx4周前 (05-20)案例分析18

“早知道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绝对不会偷偷找回已经卖出去的游戏账号。”王某将自己的游戏账号出售后又恶意找回,因涉嫌盗窃罪被公安机关抓获。

王某是某款网络游戏的忠实爱好者,在注册该游戏时绑定了自己的社交账号,陆续在游戏账号中充值了五六万元,用于购买游戏皮肤与道具。

2023年9月3日,因工资还没发生活开支没有着落,情急之下,王某将绑定了游戏的社交账号的完全使用权出售给某网络公司。该网络公司主要从事各种游戏账号的买卖业务,并且制作了一个专门用于线上交易游戏账号的平台,客户出售自己游戏账号时需要在该平台上提供真实姓名、身份证号码以及住址,否则无法交易。而这些被交易的游戏账号往往有着较高的游戏段位、稀有皮肤与道具的加成,在网络市场颇受欢迎。

该公司与王某签订了游戏账号使用权转让合同,合同中规定,公司以4500元的价格购买王某社交账号的完全使用权,包括使用该社交账号登录的游戏账号、游戏角色、邮箱账号等。合同中明确规定,王某在交付该社交账号的使用权后,不得采取任何方式索回,包括申诉找回。

4500元到账不久就被王某挥霍一空。过了不到一个月,王某的“游戏瘾”发作,想到之前卖出的游戏账号中有众多角色与皮肤,比重新注册一个游戏账号可玩性高得多,于是王某心存侥幸,想通过申诉的方式找回已经出售的账号继续打游戏。

绑定游戏的社交账号是用身份证实名认证的,王某可以通过身份证号和刷脸验证找回该账号,但担心找回账号的行为被网络公司发现,便用朋友徐某的手机号码接收验证码,以此营造出一种被盗号的假象。很快,王某通过申诉找回了游戏账号,继续驰骋在游戏世界中。

没过几天,网络公司发现该账号无法正常登录,于是找到王某询问相关情况,王某承认是他找回了账号,还先假意答应归还账号,但后续一直不回复对方。

购买的游戏账号被找回,出售人王某又失去音讯,2023年10月31日,该网络公司赴溧阳市公安局报警。当日,民警在王某家中将其抓获,王某对私自找回账号并据为己有的事实供认不讳。公安机关于2023年10月31日以王某涉嫌盗窃罪立案侦查。今年3月8日,该案被移送至检察机关审查起诉。4月7日,因王某认罪态度较好,且与被害人达成赔偿谅解,溧阳市检察院对其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李晓宇)

来源:检察日报

扫描二维码推送至手机访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延边刑事律师网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ncda.com/?id=181

分享给朋友:

“卖了游戏账号又恶意找回,涉嫌盗窃罪” 的相关文章

高空抛物致人死亡 被告人获刑一年六个月

近日,江西省信丰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高空抛物案件,被告人黄某因犯过失致人死亡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2023年4月27日早上6点,黄某在自家自建房二楼楼顶拆四周围墙,在未设置有效警示牌的情况下,将拆下来的红砖块从二楼楼顶扔到一楼地面。当天早上7点,黄某抱着约6块拆下的红砖块走到二楼楼顶北侧围墙...

吉林铁路运输法院当庭宣判一起非法狩猎7千条野生蛇案 25人获刑

吉林铁路运输法院当庭宣判一起非法狩猎7千条野生蛇案 25人获刑

2023年12月28日,吉林铁路运输法院当庭宣判一起非法狩猎7千余条野生蛇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案涉25名被告人被判处刑罚,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17名被告被判令承担生态损害赔偿,本案现已生效。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3年5月至7月期间,被告人葛某违反狩猎法规,在桦甸市山林内,使用夹子、网袋等工具非...

“组团”买卖虚拟货币转诈骗资金 两男子获刑

中国法院网讯(鲁维佳 园园)明知可能是网络诈骗犯罪资金,仍雇人取现并购买虚拟货币给对方,帮助转移资金。日前,河南省郑州市惠济区人民法院审结一起利用网络为上游犯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案件,两名被告人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2022年9月至12月期间,被告人黄...

将农田消毒污水误排入他人鱼塘 一村民被判承担侵权赔偿责任

村民承包一块农田准备养殖蚂蝗创收,在对农田地进行消毒后,将污水排进连通他人承包养鱼塘的水渠,引发塘内鱼大量死亡而被告上法庭。近日,安徽省无为市人民法院对这起水污染责任纠纷案作出判决,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4500元。  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与被告陈某系同村村民。李某多年前承包了村里一口水塘养鱼...

未成年人网络游戏大额充值 游戏运营商返还1.2万元

近日,福建省长汀县人民法院审结一起未成年人在手机游戏平台充值确认充值行为无效的纠纷案件,并向原告父母发出家庭教育责任告知书。  原告小张是一名12岁的小学生,平时父母忙于工作,小张在使用母亲手机过程中被网络游戏吸引,使用母亲的手机号码注册并登录被告经营的网络游戏,在游戏中购买充值道具、游戏币、特惠礼...

首例污染环境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2021年12月至2022年9月,被告人陈某、李某、杨某、孙某、仇某父子等六人,为节省处置危险废物铝灰的费用,明知被告人刘某、皮某没有办理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仍多次将收集和生产的危险废物铝灰97车约2905吨,交由被告人刘某、皮某处置。  被告人刘某联系货运司机将危险废物铝灰中的86车约2580吨...